当前位置:首页> 佛学新闻

心田:抄经悟道 广种佛田

编辑: 时间:2019-11-15 09:14:50
心田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夜深人静,铺张研墨,屏息凝神,一挥而就。蝇头小楷如行云流水般点缀在金色宣纸上,手腕翻飞间一则充满禅意与敬畏的《心经》跃然纸上。  心田享受这样的时刻,他醉心于抄写佛经时的那份静谧与安和。当笔锋蘸着墨色轻轻拂过宣纸时,那笔下的每一个字每一段话似乎也在心中轻轻走过。轻微的如蝉翼般的笔墨行走声中,他比其他时候更能听清自己的心跳。或许,这也是他痴迷抄经的原因吧——他距离自己是如此之近,他听得见灵魂安静的声音。  谁不冀望这样的时刻呢?  潜心抄经 禅意荡胸    心田乃中国著名国画大师陈大羽的高徒,广为人知的身份是知名画家。作为南京艺术学院科班出生的画家,十年前,他便在画界闯下了赫赫名声。受过黄养辉、亚明、宋文治等老先生的熏陶与教诲,他的画悠远空灵,又隐隐透着古意,自有一股傲岸之气,颇得藏家喜爱。书画同源,他的书法亦造诣很深。  心田善画鸡,引颈高昂的鸡,昂首阔步的鸡,转首挠背的鸡……各种各样的鸡他都画过,鸡谐音“吉”也,是个好彩头,

\

又因为心田笔下的鸡实在是栩栩如生,活灵活现,所以,心田笔下的鸡总会被藏家早早订购,他有一个长期稳定的顾客,是一个企业老板,每年年末,他都会在心田这里买几幅“鸡”的画作,并会给出非常优厚的价格。常年画鸡,对于心田而言,已经是得心应手,信手拈来。很轻松就拿到几十万的酬劳,但这一年,这位企业家朋友如往常一样,需要心田的几幅“鸡”,心田摇摇头,对不起,暂时停笔了,不画了。那位企业家朋友觉得不可思议:我拎着钱找到你家门口,你竟然不要?脑子有问题了吧。心田微笑不语。心田:抄经悟道 广种佛田  放弃优厚报酬的知名书画家身份,远离繁华都市的霓虹,潜心抄经礼佛。这是心田近年来的田园归隐生活主题。如果照老路一直画下去,或许他也会如时下那些广受市场追捧,四处出席活动的书画家一样,挣得盆满钵满,并被一群人簇拥着,享受着浮华成功的喜悦吧——这是一条极容易又充满诱惑的路啊!但,这不是心田的追求。他不图美协、书协、画院等给他的虚名,他只想静下来,聆听自己心跳的时候,找到自我、调整自我、以一个艺者的心态体现自我的自身素养,以修身为本,净化自我的心灵,追求真善美……  “在以财富论成败的价值观体系中,将到手的金钱拒之门外,这样的做法在外人看来的确够傻;但追寻内心的宁静,不是每一个艺术家能做到的。”心田更追求心灵至上,在佛学中参悟修行。  在顺义一个安静的农庄内,心田有一间幽静的画室,透过画案前的窗户,可以看见院落里蔬菜园中勃勃生长的各种植物,秋阳下,红的辣椒,紫的茄子,藤蔓上高高悬挂的绿色丝瓜,远望,恰如一帧色彩绚丽的写意水墨画。心田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展笔挥毫,抄写下一卷卷隽永沉静的经文。  “《心经》让人心伏平静,《金刚经》内蕴含无限智慧,《道德经》中的哲学奥秘令人无限遐思。当今社会,戒除浮躁成为人们的共识。而佛经和《道德经》等博大精深,倡导着宽容和真、善、美,包涵中华文化深厚积淀,能让人沉静下来。抄经的过程也是自我修炼的过程,在抄经中与圣贤对话,荡涤心灵,开悟智慧,从中得到自我精神的净化与提升。”  仿佛一个阅遍世事之后,宝剑收鞘,归隐山林。但,这并非心田的全部。 心田在艺术之路的探索并未停止,曾经,他用画笔在艺术的世界里游弋,此时,他用书写经文的方式修炼内功。而曾经的笔墨绘画与此时心灵修为叠加在一起,也必然会让未来的艺术之路更为深阔高远。“如风过水,自然成纹。”所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书写经书,潜心向佛时的那份淡泊也必定会在以后的艺术作品中显现。心田:抄经悟道 广种佛田青海塔尔寺赛赤活佛欣然为心田抄写的经书题字盖印  定者不动 慧者光明    心田身上有古意,也颇有侠风。或许,这与他的成长经历有关。心田出身书香门第,父亲张道胜先生是金陵一带有名的书画家,心田还未画案高,便会站在画案边,看父亲挥墨泼毫。儿时的心田,身体羸弱,父亲便有心让他习武,唯一的想法就是期望他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或许也正是由于此,父亲给他起名:健。张健是他本名,心田是他从艺后为自己取的笔名,取自“心生百法,田长万物”之意。当心田在画坛闯出浩荡名声时,本名已经极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了。自潜心书经后,“心如明镜,广种佛田”的体悟又融入名字。  他自五岁习武,一直坚持十余年,身体自然强健了,就连眼神,都有了习武之人的锐气与神光。在常人的思维力,习武,在强健体魄的同时也会有一些鲁莽粗狂的附属品,还好,父亲的笔墨的温润很好地中和了武术中的强劲——一边习武,一边侍墨。眼神中的锐利与敏捷渐渐多了温和,仿佛性格。  他也曾如武侠小说中的剑客一般打抱不平,略展身手轻松解决问题后施施然隐入人流,也曾遇到过当众挑衅避之不过,不得已亮出身手,点到为止,抱拳走过……关于武术引发的小小故事是生活中的点缀,重点在于习武之人内心深入潜隐的盎然古意与游侠之风。如今的心田,视自由如生命,是否也与胸中涤荡的侠客精神相呼应?这个问题留待心田自己品味解答吧。  常年习武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附加产物是:他的笔墨中的,功力自然而然渗透其中。心田每次提笔,必是笔悬于腕,落笔时则以最大功力气贯而出,有时用气到极致,宣纸随即被笔锋划开。笔墨至酣处,气势灌若长虹。这也让心田的笔墨中有了与他人的区分之处,由于腕力控制精当,因而能够惜墨如金。也因而,心田的书法写作中,常会有令人惊叹之处。一个曾经被媒体报道过的细节如下——  有一次,他与友人游黄山著名的屯溪老街时,在一家笔墨店内相中一“羊毫长锋”,当即爱不释手,把玩中与店内老者讨价还价。那老者说: 如能蘸一次墨写三个字,则免费送一支笔,分文不取,言谈间颇有看不起这个年轻人之意。心田二话不说,当即取笔,润墨, 运气,行笔,一笔写下了两首唐诗。老者见心田字字用墨至精,达惜墨如金境界,知是遇到笔主人,惊叹之余将此笔与另藏两支上好长毫全部奉送。  这是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心田抄录经书时,腕力控制笔墨,以一笔写过的字数更是常有令人惊叹:现在,他一只狼毫毛笔在握,轻蘸浓墨,便可在宣纸上一笔写下六百余小楷而不换墨。研习书法的人都知道,要做到这一点,绝非易事。要有高超的技艺驾驭笔墨,书写饱满工整,耗墨还不会很多,手腕所凝之力,全倾注入笔锋,绝非一朝一夕所致。  这是心田数十年笔墨浸润所得,心田的忘年交好友、中国著名书画家、美术教育家、金石篆刻家黄养辉大师90高龄时(徐悲鸿的高徒)曾给予心田高度的评价:其书追弘一禅意之境界,画学八大笔墨之神韵,属食古能化者。心田写书绘画时,心静、势大、有虚空一切之感,用气行笔,因势生形,形气互補,心到、笔到,出神入化。观其作品,清雅高古、简洁含禅意,有脱俗之气,融入在物象和心象的表现之中,具有仙人对奕之势,琴萧合奏之美妙,使人有陶醉忘我,消魂入境之感,真耐人寻味……心田在艺海中潜心求索追宗,加上他博爱、文采非凡,聪明好学,后生将来定有造化也。  如今,知音已逝,余音袅袅,先生的谆谆教导与切切鼓励一直记在他心间,唯有继续努力,方不辜负先生的期盼。  游历古刹 醉听钟声  十年前,心田揣着“我来梦中何时醒,春在心田几人知”的心境自金陵到北京,并在短短几年间迅速获得认可,画作也被入选为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并因此成为人民大会堂入选画作中最年轻的画家。十年后,心田已参阅繁华世间名利沟壑的羁绊,追求自由任我的天性中在与佛学相伴中,又多了一份安详与悲悯,这是岁月赠予他的礼物。他似乎总能比别人早一步知晓自己要的是什么,并为此失去一些也并不觉得遗憾,因他在人生路上的奔走中,他是如此清晰地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并跟随着它一路前行,所以,“真水无香”中的淡泊与“舍得”中的豁达是他的挚爱,如今,“真水无香”与“舍得”条幅依旧是高悬于他的画室中,那是自己心性的显现。  抄经中,心田的知音也愈来愈多, 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雕塑院院长、南京大学艺术研究院院长吴为山欣赏完心田的作品后欣然提笔写道:以心摹经,德在其上。以艺修行,道在其中。广种佛田,则心如明镜,江南有才子过江来京城,顺义立书屋日日作春山。当年夫子庙已艺结心缘,而今一别十五载,鬓毛衰乡音难改,一见如故。 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范扬先生看到心田的佛经非常喜欢,为心田的佛经题辞,并收藏心田的一幅新作。他们彼此惺惺相惜,在从艺路上跋涉,并不孤独。  在心田的佛经中,那份历经沧桑归于平静的舒缓,那抹难得的空灵淡泊,还有隐然其中的悠远高洁,会在打开经卷时扑面而来,也因此,他的经文作品被很多大德高僧所喜爱。心田深信“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他会在潜心书写经文一段时间后去名刹古寺中,听一听钟声,与大师交流经文。汲取养分后,再提笔写来,又是不同的感受,一段时间有一段时间的感受,三个月前的经卷与此时的经卷当然有不同,每一笔每一墨都是当时当地的心境流转,那是源自心灵的清泉。心田:抄经悟道 广种佛田心田潜心抄写的《金刚经》  今年,机缘巧合间,他的作品被五台山方丈所见,当时,心田经卷中所蕴涵的气息当即吸引了这位阅尽千帆的八十多岁老方丈。方丈当即托人带话给心田,期待心田上五台山一叙。在一个天高云淡的日子,心田与朋友带着作品前去拜会五台山老方丈,五台山是佛门重地,其在中国寺庙中的重要地位不言而喻,心田本是抱着后进晚辈的态度前去拜谒的,却不曾想,刚至五台山,便受到老方丈隆重相迎的礼遇。老方丈深深被心田书法所折服,他启用了五台山寺庙中恭迎贵宾的最高规格来欢迎心田。心田在受宠若惊时也深切感到,艺术之魅力,经文之佛缘,是的,一切都是缘。  在五台山,心田与方丈相谈甚欢,在古柏青松间,听着钟声木鱼,他在五台山住了几夜,再回到案几前书录经书,胸中又多了朗朗古

\

意与禅思。他也比其他时候并清楚地知道,拜访名刹古寺,与大德高僧深谈,对于自己心性的修炼与笔墨蕴意会有多么大的裨益。于是,心田便也有了其后的计划,他要访遍中国古寺山川。从五台山归来,他又专程去青海塔尔寺拜望赛赤活佛,赛赤活佛看到心田的经文非常震撼,欣然在心田手抄的《金刚经》、《药师经》、《心经》上题辞。其后,卡索活佛又专程前往北京,与心田彻夜深谈,在与佛学大师交流中,心田的感悟益深。  心田的云游之路还在继续,在高山流水间,在浩荡天地间,继续深拓自我内在心性,在佛之禅意与艺术大美中走出一条独特的路。苍茫云海间,那航载着至纯之心与自由灵魂的心田,也必定会拥有属于自己的高蹈人生。

本文链接:心田:抄经悟道 广种佛田

上一篇:救孤蝉公主受伤 医创瘢国王悬赏

下一篇:放生是转移命运浩劫的大运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