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佛学新闻

往生者来说谢谢

编辑: 时间:2019-11-11 09:19:16

14. 往生者来说谢谢

我是虔诚的佛教徒,那年参加“助念团”团体,帮往生者助念佛号,想协助往生者从容地通往极乐世界

有一回,我前往殡仪馆助念。当我换上海青衣进入停尸间,心头不禁一颤,因那往生者是个黑发体壮的男性,肌肤黝黑、光滑结实,不是年迈体衰过世的。

我被安排在第一排,随着师兄师姐唱着“阿弥陀佛”,但每念一句佛号,就心生畏惧,不时偷瞄那个往生者。他那么年轻、体魄强壮,应还有大好前程等着去开创,但却躺着没有了气息。那场助念,我极度不专心、杂念丛生。

助念结束后我回到家中,原本想小憩一会儿,但一合上眼,那年轻往生者的容貌,一直浮现在我脑海里,让我心神不宁,也许是惋惜。

\

那天下午我预约了一位中医师,医师见到我,以怪异的眼神端详我,把脉时还不时仔细观察我的脸色,才问我:“你最近去过哪里?”我把参加助念的事说给他听,但并没提及那年轻往生者。

中医师当时示意我:“嗯,很慈悲、很善良。但身体较虚时不适合去,把身体养壮了再去也不迟。”语毕,他使唤门外的助理,并和他窃窃私语,一边叫他观察我的气色。当时我仿佛听到这么一句:“这就是吓到的气色……有点儿青绿……眼神……”我竟成了现成的病例示范,也才知我的病是“惊吓”。

那天晚上,我辗转难眠,胸口胀胀的,好似心脏要浮出胸膛。好不容易入眠后,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个年轻人走到我身旁,对我微笑、点头,神情和善亲切,静静地看着我,没有说任何话。离去前,他才和蔼地对我说:“谢谢。”最后,他就消失了。

\

我醒来才明白,是那年轻往生者来向我道谢,而我那心神不宁与恐惧,竟无药而愈,也许是往生者感恩。我深深感动:“若心存善念,往生者也会报恩。”

(2008年3月16日《联合报》 作者:林玮庭)

本文链接:往生者来说谢谢

上一篇:控制情绪

下一篇:改变人际关系的妙方[达真堪布]

相关推荐